蚩昧姬

Vivace

汉尼拔·莱克特的24小时观察日记

傍晚时雨势小了许多,褚色云霞铺满了天空,晦暗交织里,一丝明亮的阳光透过蛋壳般的天空,照射下来,将整个世间分割为一半光辉,一半阴影。
暴雨就要停息。
汉尼拔跨过门槛走进主人家里,手中的大黑伞仍在滴着水,他却浑然不在意的样子,很快地板上淌了一滩水渍。
这个家庭把房子布置得很温馨。他甚至特意看了一会儿位于窗户下的乳黄色桌布,当视线扫过厨房与客厅之间的橱窗时,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。他的笑出现在猫的眼睛里,笔直站立的身姿逐渐变成巨大的阴影。
他抚摩了一下猫的脊背,将一朵细小的桐花放在它的鼻子下。
“好孩子。”他压低喉咙唤了一句。继而毫不犹豫地转身退出门外,撑着伞离开了这里。
蜷曲在茶垫上的猫慢慢舒展了身体,才抬起脑袋往花朵上凑了凑,冰凉的雨水混合着花香,完全遮盖了侵入房间的血腥气息。
黄昏时分,他穿着深色风衣外套走在铺陈整齐的石板路上,隔着一排桧树,小镇教堂沐浴在橙色的余辉里,钟声沉闷地敲响了,传出遥远的讯息。广场小路上偶尔飘来某个棕红色房子里的歌声,吸引他微微驻足。
“世人皆沐浴神恩,那些洁白、葱绿与鲜红点缀着世界......”
他半阖起眼睛,那双苍蓝色宛如浓雾的眼睛则有着无比的洞察力。
“嘿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一个拿着树枝的小男孩朝他问道。
他勾起嘴角,面对着小男孩:“我正在聆听。”
“什么?”男孩靠近,再次问道,“你听到了什么?”
他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望了一眼小男孩另一只手的臂弯,一边散步一边与他聊天。
“你很喜欢《格林童话》对吗?”
“是的。”男孩把怀里的书籍拿出来。犹豫了一下,又说道,“我看过好几遍了。”
“好的,这很好。你一定记得桧树的故事……关于那个可怜的男孩和他的后母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的视线略过广场一侧的小房子。四周显得格外安静,早早亮起的路灯照在许多扇窗户上,那些窗帘大多看起来雾蒙蒙的。
小男孩盯着他看了他一会儿,指出其中一个灰蓝色屋顶说:“那是我家。”
“我的妈妈上个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但是爸爸答应过我不会再找一个继母......”男孩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“你有一个妹妹吗?”汉尼拔出声打破了沉默。
“没有。”男孩摇摇头。
汉尼拔停下脚步,侧过身,弯腰把手放在男孩的肩膀上,眼睛里全是捉摸不透的神色。从小男孩的视角望去,他背后的湛蓝天空仿佛没有尽头。
“原来如此,你很幸运。”
“一向如此。”
男孩笑了一下,跑到一旁的白色长凳上休息。
汉尼拔扶住帽檐,站起身,晚风吹动他黑色的衣摆。这让人联想到一只巨大的海雕,平和的精神世界也许只是假象,人们往往不明白:越靠近,就越危险。
天色完全暗了下来,男孩把书合上,却没有立刻离开。他走近汉尼拔的身边,散布在广场上的白鸽扑打着翅膀飞起来,恰巧,十字楼上的钟声敲响了,男孩的声音几乎被淹没在钟声里。
他询问汉尼拔:
“我会变成一只小鸟吗?”
“不,只要你不愿意,你就不会。”汉尼拔脸上的笑容扩大了些,“你该回家了,我的孩子。”
男孩抬起头,疑惑地望着他,汉尼拔却没有再说下去。
“好吧,我看得见路。”
“是吗……”
汉尼拔注视着他离开,神情平静,以至于带着超人的冷漠。他突然感到无趣,决定放过警探一家。
第二天清晨,海岸边灰黑的船帆纷纷入海,天际仅剩一两点星光,在朦胧的晨曦里若隐若现。汉尼拔·莱克特医生靠在船舷上,目送一只羽毛丰满的海鸥掠过云层,飘向远方。
这座城市里没有人知道他已经离去。
 

(备注:《桧树》是德国格林兄弟编著的《格林童话》中的篇目。
故事讲述了有一个富人与他的妻子生活的很幸福,但是一直没有孩子,后来好不容易生下了一位儿子,妻子却死了,丈夫答应了她的要求把她安葬在桧树下,后来他又娶了一位妻子,妻子只疼爱她自己的女儿,对前妻所生的儿子,又打又骂,最后用铁箱盖将男孩轧死,还狠毒地把儿子杀了煮了汤给丈夫喝,小女儿把小男孩的骨头埋在了桧树底下。不久,小男孩变成了一只小鸟,并且夹来了红鞋子,金链和磨石,小鸟把金链戴在了父亲的脖子上,把红鞋子穿到玛利亚的脚上,刚好不大不小,这时母亲出来了,小鸟把磨石压在了母亲身上,母亲被压死了,小鸟立刻变回小男孩了,从此他们一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)

评论

热度(6)